[設爲首頁] [收藏本站]
站內搜索: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安仁新聞網-紅網安仁站 > 永樂文苑 > 永樂文藝 > 內容閱讀  
他的另一張“名片”
——記魯迅文學獎獲得者譚旭東教授孝敬父母一席談
  来源:  时间:2020年03月10日   作者:谭涛峰 阅读:

  人人都有爸爸媽媽,從生命的孕育,到邁出人生的第一步,成人、成家、成業,都傾注了父母的心血。在家鄉油菜花盛開之時,我特意約鄉親名人譚旭東教授談談自己在這方面的感受。

  名家的話語不一樣:“我曾寫過幾篇關于母親和父親的散文,但每次提筆,總覺得詞不達意,對母親的愛和父親的愛無論怎麽寫也是寫不完寫不好的。不是母親和父親沒有什麽感人的故事,父母撫養我的恩,是一輩子都沒法補償的。我一向不贊成什麽感恩教育,因爲現實生活中,很多人把感恩教育當成了實現功利目的的方式,還有的父母簡單地把愛當作了奉獻,好像付出了愛,就該得到回報。按照現代人的觀念,父母生了孩子,就應該撫養好、教育好孩子,這是每一個父母的責任。如果父母稱職了,把孩子撫養好了,教育好了,他們才有享受孩子愛的權力。但對中國人來說,這樣是無法說服很多人的。但我對父母,只有愛和感動,他們對和我和弟弟、姐姐的愛,是無私的,既有一般父母的本能的愛,也有作爲現代人的自覺的愛,他們愛得比一般鄉村人更智慧,這是我特別感動並驕傲的地方。父親是一位鄉村教師,他爲人很老實。他給我講過他媽媽的故事,也就是我奶奶——是一位很了不起的女人。出身貧困,但勤勞勇敢,也爲人寬厚。奶奶出身于隔壁村一個貧困的家庭,比我爺爺高一個頭,長得端正秀麗,但爺爺生性懦弱,于是,奶奶就變成了一個要強的女人。爲了養活五個兒子和一個侄子,她每天早上都要到山上砍一擔柴,挑到集市上去賣。賣柴的一般都是農村裏的大漢,粗莽之輩多,奶奶經常受到刁難和欺負,有一天早上,幾個粗漢又想刁難奶奶,奶奶舉起扁擔,使出小時候跟著她父親學過的武功,揮舞幾下,就打倒了幾個粗漢。從此,再無人敢欺負奶奶了。但家庭負擔太沈重,奶奶在60年因爲饑餓四十歲剛過,就去世了。父親正在讀高中,奶奶的去世,意味著他再也難以繼續上學,于是,高中畢業後,就結婚成家了。奶奶有愛,甯可自己挨餓,也要養活五個兒子和一個侄子,可以想象,這種無私的愛對父親的影響是很大的。”

  旭東教授接著說:“父親在我心目中,一直是任勞任怨,只知道吃苦,辛勤勞動和工作,從來不圖享受的。他高中畢業後,最初在安仁完中教書,‘文革’後期,被安排到平背鄉的山上創辦‘五七’學校,那所學校,完全是在山上一片紅壤土的荒地上建起來的,父親帶著學生種菜種地,夥食自給自足,學校的房子都是父親帶著學生做磚、砌磚,蓋起來的。在‘五七’學校當校長時,不但教書,還自學木匠,並帶了兩個男學生做徒弟,爲學校做門窗、課桌,可以說是典型的一專多能。小時候,我不太懂事,也不太理解社會,對父親的工作也知道得很少,只隱約記得他滿頭大汗辛苦的樣子,還有微微彎駝的背影。就這樣,父親周末的一天回到家,還要幫著媽媽去種自留地,督促我和弟弟幹活,自己也抽空爲村裏的鄉親打一些簡易的家具,以換點糧食和零用錢。父親教書很認真,對學生也好,所以口碑很好。他一工作就是公辦代課教師,也就是說,他吃的是國家糧,但工作還不是幹部編制,這在當時,其實就是因爲沒有關系,所以領導把編制給了別人。因此,我小時候的印象裏,聽到父母好幾次悄悄地說要轉正,但都沒成功。直到78年,父親才有了機會轉爲正式教師。當時,我讀小學,隱約覺得家裏開始變好了,因爲父親不再是一個月5塊錢,而是30多塊錢了,夜晚母親的歎息聲也少了。”

  他接著說:“父親有五兄弟,加上一個和他同歲的堂弟,家裏有六個男孩。自從奶奶去世後,他們的生活就發生了很大變化,沒有了母親,一個家不可能再有之前的溫暖和和睦。但我記得小時候,父親總是謙讓,不但在大家庭裏總是極力多付出一份,就是在村裏,幹的活也比人多。母親做赤腳醫生,經常要熬夜幫助村裏的婦女生孩子,身體非常虛弱,但她還承擔了兩個男人的勞動力,爲了多掙工分,她和父親簡直是拼了命。貧困無美德,即便這樣,父親和母親也總是受到村裏人的擠兌,甚至刁難,所以小小的我,雖然沒有出息,但早早立志要努力學習,離開這個貧困而民風粗糙的鄉村。”

  “父親和母親對我和弟弟、姐姐的愛,有很多故事,也有很多細節,要是慢慢寫,可以寫出一本書來。記得小時候,家裏人口多,糧食少,早餐通常只能喝紅薯粥,父親爲了讓我和弟弟吃飯,他晚上還喝紅薯粥。而且每次吃飯,他總說自己愛吃鍋巴,後來長大了,我才想起來,那黑黑的燒糊了的鍋巴誰愛吃呀,父親只是省下他的那一份米飯,給我和弟弟們吃。小時候,只有逢年過節才能吃頓肉,辣椒炒的五花肉,母親一端上桌子,我們四個孩子都虎視眈眈,早就口水流出來了,誰都想多吃一塊,于是,我們爲了一塊肉都會吵架、打架,但父親和母親基本不動筷子,都讓我們吃個夠,一直把菜碗裏的湯都澆到了飯上,他們都不動筷子。過年時,大年三十晚上,母親總會准備很多自己做的零食給我們吃,炸一些糕點給我們吃,但她也不太吃。每次吃都好吃的,看見母親不伸手,我就喊她也吃,她總說:“媽媽不太愛吃,你們吃吧。”

  “由于長期勞累過度,加上營養缺失,母親不到四十歲就開始因爲體虛而發暈。好多次接生回家,就倒在床上昏睡。還有一次,在閣樓上做事,因爲發暈,從樓梯口倒下來,差點把腰都跌斷了,躺了好幾天才蘇醒過來。但母親即使身體很虛弱,卻總是不停地勞動,早上除了安排我們起床、做飯,自己還要去菜園子種菜澆菜,又要出工。所以我和姐姐、弟弟小時候也養成了勞動的習慣,看見母親幹活,總會主動做幫手。六歲時我就開始學做飯、喂豬,大弟也是早早學會了打豬草、砍菜、拾糞。姐姐很早就要洗衣服、做飯,幹各種農活。所以父親、母親的辛勤勞動,起到了榜樣作用。由于養成了勞動的習慣,也懂得了勤勞可以彌補家庭困難之不足,所以我學會了幹各種農活,會種菜、種地,還會一些小手藝,雖然都不精,但也給我的人生很大的幫助。”

  他接著說:“後來我考上大學,念及讀書不易,因此格外發奮。大學四年幾乎沒外出遊玩,只在學校認真讀書,練習寫作。大學畢業前,不但在各種報刊發表新聞、文學作品300多篇,還在學術刊物發表2篇論文,出版了一本詩集。也獲得了多個學校和省市級獎,所以畢業後就到了大學教書。讀大學時,由于發奮,體重才有100來斤。有一年暑假回家,母親看到消瘦的我,非常心疼,買了兩斤瘦肉煮熟了讓我吃,我一頓就吃完了。”

  “工作以後,在外面做事業,教書育人的同時,要發展自己的學術和創作,加上在城市裏生活從零起步,過得一直比較艱苦。爲了改變、改善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境況,我後來到北京讀碩士、讀博士、做博士後,過了十多年辛苦的生活。所以幾乎沒有經濟能力來回報父母,我也很少和父親和母親見面,一年一般回家一次,每次都匆匆忙忙的,頂多回家兩次,也就是住兩、三個晚上。不過,母親在世上,每次回家都會和父親、母親一起談心,陪母親散散步,跟她一起去菜園裏摘摘菜。母親都特別高興。有一次,我挑著一擔糞尿,跟著母親去澆菜,村裏一個叔叔看見了還笑著對母親說:你大兒子都是大學老師了,還要他挑糞。”我也笑著說:“可我還是家裏的人,不能看著媽媽挑糞種菜,自己還無動無衷呀。’母親聽了很欣慰,我心裏也覺得很溫暖,和母親一起,不管做什麽,心裏都特別踏實,都特別情願。母親患癌症去世,對我的打擊很大,好幾年沒有緩過氣來。身體剛好一些,父親又中風,好在大弟在家,他和大弟媳及時搶救,父親度過了危險,但身體不便,生活只能半自理,且父親的思維也呆滯了一些,不太能回憶之前的事情了。所以這些年回家,和父親聊天少了,但對父親的牽挂,怎能是說幾句話、做幾件事所能表達的?”

  “母親已經離開人世整整十年了,父親從重病中活過來,也有六年了。現在父親年過81歲了,好在我和弟弟、姐姐都很好。姐姐雖然家庭困難,但她的大女兒在廣東佛山考上了公務員。大弟做了村幹部,他的大兒子大學畢業後也在佛山工作,去年底還當選爲廣東省工會代表,做了廠裏的團幹部。小弟在佛山的大企業裏做高管,生活很富裕,也買了兩套房子,他兒子也很快大學畢業。我呢,有兩個可愛的女兒,在北京、上海兩頭住。現在任上海大學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出了90多本文學作品集,20多本學術著作,還獲得了魯迅文學獎等20多個獎,並多次應邀出訪德國、波蘭、俄羅斯、韓國、委內瑞拉等國家,作品也被譯介過7個國家,算是事業有成,家庭幸福。但我總覺得,我們之所以能漸漸過好,都與父親和母親給我們的培育有關,他們不只是給了我們生命,更給了我們做人的品質,還給了我們生活的智慧和勤勞奉獻的精神。我父親是最標准的中國平民,但他們身上有人類最善良最本質的品質。父親和母親身上的美德和品質,我們會傳承下去的。”

  父親山、母親河。譚教授孝敬父母的這席談話,尚行、敏行、力行,既“綠”又“紅”,給我留下了難忘的記憶。祝他全家幸福、父親健康。

  

譚旭東教授簡介:

  湖南安仁人。文學博士,藝術學博士後。上海大學文學院中文系教授,創意寫作和兒童文學博士生導師。上海大學兒童文學研究中心主任和語文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安徽大學講席教授,廣東財經大學客座教授,安徽大學大自然文學協同創新中心學術委員會委員。

  出版詩歌、散文、童話、兒童小說、幻想小說和寓言集等80多部,譯著60多部,文學理論批評著作20部。多部作品輸出版權,多篇作品選入北師大版、京版、魯版語文教材和澳門特區語文教材。獲得國家出版基金項目資助3項,主持完成了教育部人文研究項目、北京市社科規劃項目等5項。還獲得國家十一五、十二五重點圖書出版物規劃項目、2016年絲路書香工程重點翻譯資助項目和黑龍江省精品圖書出版工程項目資助等5項。

  獲得魯迅文學獎、全國優秀暢銷書獎和全國版權輸出優秀圖書獎等多個獎項。

[作者:譚濤峰]
[編輯:anren]
[來源:]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友情鏈接設爲首頁收藏本站
中共安仁县委主办 中共安仁县委宣传部承办 Email:arxcgov@163.com
Copyright 2004-2016 www.anren.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安仁新闻网 红网安仁站 湘ICP備19014632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