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 [收藏本站]
站內搜索: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安仁新聞網-紅網安仁站 > 永樂文苑 > 永樂文藝 > 內容閱讀  
“旱雨雪炭”之心記
  来源:  时间:2020年04月29日   作者:谭涛峰 阅读:

  “上善若水常處下,至德本在百姓家”。人,有一種特殊的“苦樂相伴”,因爲可能會遇到一些難以預料的“打擊”,如突發急病、遭遇車禍,還有可能遇冤假錯案的“碰撞”等,我就曾遇到過幾次。在那特殊情況下,對人家送來“旱雨雪炭”是難忘的。

  首先應是“政治”上的沖擊,“文革”初,我因反對“造反”,被打成“保皇派”,除“雙開”外還差一點進牢房。但在那樣的“大氣候”裏,也有冒著“風浪”關心我的人,包括回家“勞動改造”期間,真是苦中有甜。1974年夏,我在資興采訪時晚上突發急病,得到了縣委書記孔昭洵、縣人武部肖政委和招待所服務員、縣人民醫院院長、醫生、護士的熱情關心,經過一段治療轉危爲安。2000年春,在塘溪鄉參加移民座談會,因天冷下雨,我突然氣管出血不止,當時還有人懷疑是肺癌。在“市一醫”何炳文等醫生的精心治療下恢複健康。特別是20多年前去東南亞考察,不幸在馬來西亞遭遇車禍,斷手斷腳傷胸骨。同去的廖茂林、何恒運、段移生同志給予了熱情關照,當地醫院的華僑醫護人員精心治療,經常與我閑談,減少了我的傷痛。那時,我妻子在家急得心如火燒、淚流滿面。張萬才同志則想方設法,通過市公安局打通電話,妻子與我通話後才放心些。《湖南日報》社則要派人出國趕去,後知我將馬上回郴州,到時再來看望。坐飛機到香港後,在香港一家報紙任老總的《湖南日報》社老社長、老總編梁新春先生趕去看望慰問外,熱情留我在香港治療,還說可以免費,我因要盡快回家,謝謝他了。在港的一些老鄉也來看望。回深圳時,梁總則派了過關免檢的小車,及時趕到深圳上火車回到郴州。而王本義、李文積同志,早在爲我找骨科醫院,後來大家商議,還是市“一醫”爲好。住院期間,梅克保、周名修、宋甲武、李新泉、張萬才和陳社招等不少領導前去看望,克保書記還開玩笑說:“聘你爲市殘聯兼職秘書長,但任期最多半年。”龔傑老書記還緊握我的手說:“這是“物理反應”,不是“化學變化”,治養好了就正常,不會有別的情況”。《湖南日報》社長、總編蔣顯禮給我打電話,親切地問長問短好久後,還開玩笑說:“傷腦筋,你該傷的部位沒有傷,不該傷的傷了,哈哈!”有些“玩笑”讓我笑中痛、痛中笑。那次,有兩位接觸多的市領導晚上冒雨到醫院看望,問寒問暖、十分親切。臨走時,卻開了玩笑:“譚兄,你在桂陽一個村搞點時,發展了三個女黨員、培養了一個女支書,不錯!”弄得病房一片笑聲。領導開的這些“玩笑”,實在是爲我減痛苦、添快樂。時任市一醫院院長的龍秀官先生,幾乎天天到病房看望問侯,言行暖人心。

  那次由于很長時間沒回老家,我母親非常擔心。我說是在外出長差,她不信要趕來郴州看個究竟。正好來郴州看望我的家鄉縣委書記、縣長知道後,便調一台小車送我回老家牌樓與母親見面。母親看我下車坐著輪椅雖難受,但還是放心些。到縣城後因爲不能上二、三樓,縣領導安排我住縣招待所一樓客房。幾天中,家鄉的好朋好友來看望、問寒問暖,讓我深受感動。前年秋,患腸炎在南院動手術後住了一個月,我對外“保密“,但歐陽海波、尹治國、尹紅星、尹治軍等晚輩“偵探”得知後,更多次去看望。《湖南日報》社離退辦主任專程來郴州,和郴州分社的同志到醫院看望。對于一次次遇到這種苦中來甜,我心裏在說:“請把我的謝意帶回家,我把你的關心留下。”這種助人的“冬暖夏涼”,確實給了我深刻教育,自己也應這樣爲人處世,盡量爲他人做些“旱雨雪炭”的之事。30多年前,有位縣領導因所謂經濟問題被抓,我了解情況後感到有出入,有的市領導也與我談了這一情況。于是,我分別找到省委領導和省高院領導如實彙報。最後不知到底什麽原因,這位同志還是得到恰當處理。

[作者:譚濤峰]
[編輯:anren]
[來源:]
熱點新聞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友情鏈接設爲首頁收藏本站
中共安仁县委主办 中共安仁县委宣传部承办 Email:arxcgov@163.com
Copyright 2004-2016 www.anren.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安仁新闻网 红网安仁站 湘ICP備19014632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