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 [收藏本站]
站內搜索: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安仁新聞網-紅網安仁站 > 永樂文苑 > 永樂文藝 > 內容閱讀  
闲说家乡之 “山口”
  来源:  时间:2020年09月17日   作者:谭涛峰 阅读:

  顧名思義,所謂“山口”就是山的口子。家鄉有山口田、山口鋪、山口背三個相連或隔河相望的美麗村莊。由于離我家不遠,我年輕時又曾在本鄉工作過一年,故都比較熟悉。

  “不穿三層棉,過不了山口田;身無三層布,過不了山口鋪”,是遠近講這兩村冬天氣候的一句老話。山口田是熊峰山與大石嶺兩條山脈沿永樂江兩岸,向東南延伸出來一個大盆地,盆中是一大片良田。正山口處叫洪山廟,兩邊高山峻嶺,河中急流險灘,有人說有些像長征路上的臘子口,是放排、行船的一大難闖的關口。行船放排者先過“關”前,要到洪山廟求神拜佛保平安,他們感歎:“每過洪山廟,嚇出屁和尿。”冬天這裏風大酷冷,如遇上風雪或風雨交加更難受。在縣城上中學時,我往返都要經過這裏,打不起傘、戴不穩鬥笠,甚至傘和鬥笠被吹飛到河裏,對此感受頗深。

  从山口田往前走一段路,是桥边湾山头与对河的将军捧印山形成的另一个山口子,口子外前面就是山口铺,这里冬天的气候与山口田差不多。但任何事情都一分为二,到了盛夏时期,这两个“山口”可是一片清凉的世界,山风与河风阵阵吹来,令人爽快舒畅。特别是在紧张的 “双抢”中,那大自然“风车”送来的清凉散热消暑,花钱都买不到。山口铺一马平川,有鱼米之乡之称。而在永乐江畔则有条小街,街中青石板路,河边绿树成荫、景色宜人。过去这里是交通要道,开有伙铺商店,行船、放木排的,做生意、挑脚的在这里中伙安宿,晚上灯红酒绿、相当热闹,山口铺也因此而得名,茶、安、永、耒等地,有不少做生意的人知道这个地方。这里读书成风,出了不少人才 。解放前还有地下党和游击队活动,解放初的安仁县长卢回春,就是这里人。

  與山口鋪隔河相望的是我們蓮花村的山口背,因爲背靠將軍捧印這座山,冬天就不像那兩個“山口”的天氣了。鄉親們對這裏也有句口頭禅,叫“不吃三把豆,離不開山口背”。說的是這裏熱情好客,上、中、下三個“山背”自然村,熟人路過這裏,都要被留住喝杯茶或酒,吃一把豆子、花生、紅薯片之類。這裏是永樂江的一個大轉彎處,當年河邊有一大片沙洲,我們生産隊在這裏開墾了10多畝沙土種植花生、紅薯、高粱、玉米之類,我青少年時在這裏的春種秋收,留下了不少難忘的記憶。

  山美、水美、人更美。三個“三口”不僅山青水秀,而且民風淳樸,百姓心地善良,那一個個人、一件件事,記憶猶新。除侯毛俫、盧在禮、周邦庭、何人庭等這些老村幹部外,還有許多百姓人家。如山口田有位叫“雞公”的大叔雖與我家非親非故,但在三年困難時期,對人多勞少、非常困難的我家熱情相助,不時送些南瓜、冬瓜、紅薯、芋頭之類來,還低價賣給我家一些谷米,以幫助度過難關。我家是感激不盡,將他當親戚看待。

  還要講的是這裏的鄉土文化。每年端午節的龍舟賽,將這三個“地理符號”連了起來。在歡天喜地的氣氛中,幾只龍舟從牌樓街老場上出發,順永樂江而下、經山口背、山口鋪,再到山口田,轉個大彎近十來裏。然後又返回來逆水而上,比技術、比實力,鄉下這叫“吃真狗屎”。比賽時,船上的鑼鼓聲、兩岸歡看人群的叫喊聲、鞭炮聲,路路節節不斷,一大群額點雄黃、胸挂蛋袋的小孩,則在河岸跟著龍舟從頭跑到尾,此賽延續至今。大石壩加高建了電站後,山口田永樂江段河面寬了、水量足了,成了牌樓鄉龍舟賽的一個定點。這三個“三口”還有舞龍耍獅的傳統,每年春節,從大年初一要熱鬧到出節,既相互拜年、增強友誼,又活躍了農村文化生活。

  山口鋪、山口背,我多年未去了,鄉親們說那已是舊貌換新顔,展現一派社會主義新農村的景象。而山口田,我每次從縣城到老家往返都要經過這裏,優美的自然生態環境,現已將其與船頭、彭源等村莊融入了安仁熊峰山風景區。撫今追昔,今非昔比,改革開放、科學發展帶來的“化學反應”,真讓人感慨萬千。

[作者:譚濤峰]
[編輯:anren]
[來源:]
熱點新聞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友情鏈接設爲首頁收藏本站
中共安仁县委主办 中共安仁县委宣传部承办 Email:arxcgov@163.com
Copyright 2004-2016 www.anren.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安仁新闻网 红网安仁站 湘ICP備19014632號-1